什么都吃

[bunny]You have changed, but you never change[05]

04  where to go?

我在CityWok打工,因为年龄足够的缘故,我的工资也比之前高了一点。

我像往常一样,机械地清洗着一个又一个的盘子。

过水,擦洗洁精,放置,擦干

老实说,从升上初中后,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就像是长了脚似的离我远去,这个山中小城已经不再需要Princess Kenny或者Mysterious了。四贱客解散后又会有另外的孩子成为新的四贱客,当你习惯与非日常之后,它就变成了日常,在这里的谁不是这样呢?

但是生活就像我手里的盘子一样,偶尔会有一些难以清洗的东西粘在上面------这也许有些不适合今天,可是它们带给我的感觉一样糟糕。

一切都要从昨天那次尴尬的对视开始。


我的大脑一片空白,傻乎乎地盯着Butters看,他也傻乎乎地盯着我看。

看的好像有些久啊...

我有些尴尬地转回头,Butters的视线似乎有实体似的,戳着我的后背,不疼,就像是狗狗的尾巴,毛茸茸的。

这只是我自己的幻想罢了,他已经低下头做自己的事情了。

逊毙了,我靠。"和Butters对视"这件事情绝对可以算是Kenny McCormick人生中最傻的事之一。那个傻乎乎的大男孩最近怎么会如此活跃于我的世界?耶稣基督啊!

我像小时候感到害怕时一样,拉紧了兜帽的绳子,我没有害怕,只是烦躁。

你觉得Butters是那个人吗?
什么人?
那个总是看着你的人,你知道的。
啊...


铃声响起,这节课我竟然毫无困意。老师在下课的时候说有一个调查课题,需要两个人配合,并于下个月最后一天汇报。

Kyle转回头,但我知道他看的不是我。班上一片窃窃私语,而我一脸懵逼,为什么偏偏是两个人啊?我只想混入某个大团体浑水摸鱼,留出更多时间去做一些"更有意义"的事情。两人团队就意味着我必须完全投入而不能偷懒。我已经厌倦了反复的自我牺牲和个人英雄主义,我只希望日子就像刷盘子那样地过去。

但我还是期待会有漂亮妞儿和我组队。



我在排队打饭的队伍里,身后是Butters。这他妈什么毛病啊,我都想揪着他的领子问他是不是在跟踪我了。不过他的表情十分自然,反而是我显得神经兮兮的。

我还发现他比我高了一截,上帝啊他是吃什么长的?明明小时候他还比我矮一截好不好?!

"Kenny, 那个调查课题你有搭档了吗?"那个声音从我背后响起。

"啊,还没有...怎么了?"他要和我组队吗?

"那我可以和你一组吗?"

真的啊...

"好啊。"我听见自己这么回答。

"那我们约个时间讨论一下课题吧,我周六有空,你方便吗?"

"我那天下午有空,在city wok,大概到中午结束,可以吗?"

"没事,我可以等,那天没什么事。"


然后就像现在,我一边刷盘子,一边思考人生。

这是什么奇怪的对话?我甚至怀疑当时说话的人是不是我自己了,我全程大脑一片空白,嘴上却又流利地说着话,还替自己安排好了和Butters搭档,甚至还有见面的时间。

我连那天午饭的味道都回忆不起来了,只有机械地吞咽,咀嚼,好让食物进入我的胃。

我今天十分心不在焉,于是在某种混乱思维的驱使下,我神差鬼使地,偷偷走到门边,向外看了一眼。

他应该不会看过来吧?上帝保佑我。

但是上帝他老人家就是喜欢和我开玩笑。

然后Butters转过来了,我只能尴尬地向他微笑,他也回以微笑。

我以最快的速度转回来,贴墙而立。

怦怦,怦怦

我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跳出来了,手指无意识地扣住门框,传来了粗糙的触感和轻微的疼痛。

我今天怎么了,我最近又怎么了?傻的不可思议,并且伴随着种种娘炮得不行的行为。

我真的很想自杀,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全部被遗忘,但是我没有这么做,一部分是因为疼痛,另一部分是不愿意。

我为什么不愿意?

啊,够了!我不想再想下去了,我加快了手上的动作,不知不觉,一大叠盘子洗完了。

"我们就在这里讨论吗?"

"不然呢?你难道要讨论很久吗?"我没好气地甩出这句话,这才应该是我啊,但是总觉得怪怪的。

"呃...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我们可以去一个安静些的地方,这样我们也可以快点结束。"Butters的脸上带着略有歉意的微笑。

"好吧,我们去哪?"我开始猜测那个地方。

"我想想...",他皱起眉头思索着,"Tweak's Bro?我觉得那里是个消磨时间的好地方,而且离这里也不远。"

确实,Tweek家是个好地方,但是我不太想被熟人看见和Butters在一起,我闭着眼睛都能看到Tweek惊恐的表情(虽然他就是这样),那种感觉真是逊毙了。但我不能否认这确实是个好提议,于是我答应他了。

然后我就后悔了。

因为不止我们想到这里啊!咖啡厅里几乎都是班上的同学,当我们踏进门的第一刻,就许多有人投来目光,还有人挥手,吹口哨,甚至喊我名字。

已经没有位置了,就连Tweek工作的收银台也被Craig's gang占领了。

怎么办?

我看了一眼Butters,他也一脸茫然,不知所措地到处看着,接着他的目光投向了我。

之前去Stan家玩电脑的时候,他给我看了乌尤尼盐沼,他说:
"Ken, 它的颜色很像你的眼睛。"
但是Kyle和Cartman否认了他的观点,他们认为我眼睛的颜色比它深一些。这两个人难得在一个问题达成一致,真是可喜可贺,虽然他们后来又因为"某些"问题开始新的一轮争吵。

"我总觉的还有一个人的眼睛很像这种颜色,但是我一直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..."Stan若有所思地说,我还安慰他蓝色眼睛的人多的是,想不起来也没什么。

"是没什么啦,但是总觉得这个人很熟悉,却一时半会想不起来,真奇怪啊。"

时隔多年的今天,我才发现了那片"天空之镜",存在于Butters眼中,那抹蓝那么浅,仿佛透明一般,清晰的倒映出我的影子。

我牵着他的袖子,像带着他上飞机时一样,拉着他走出店门,这一切既流畅又自然,就像小时候牵着Butters那样。

我们保持这种状态走了几步,我突然回过神,马上甩掉了他的袖子,这太gay了。我看到他脸上十分复杂的表情,惊讶,怀疑,不可思议...不过我没有任何心情去猜测他的心理活动,刚刚发生的事毁掉了我对这个下午仅存的一点期待,我现在毫无干劲甚至想回去裹上被子睡上一觉。

"去哪里?"

"我不知道..."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以下是一些碎碎念:

22季真的看着扎心,尤其是Stan和Kyle,这两只感觉被虐得超--------惨
我超爱style的好吗!!!
你们!快点!和好!啊!

至于Butters和Kenny,感觉关系更好了!
特别是Butters,感觉勇敢了很多,第二集帮助Maxi神父简直帅到飞起!是梦中情油(?)没错了!Ken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💓

还是creek稳啊,平平淡淡才是真(???

评论
热度(3)

© 睡豆_shadow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