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都吃

[bunny]You have changed, but you never change[02]

02  Hello,Butters.

我可以在绝大部分人的面前看小黄/书,除了Karen,还有就是Butters。

Karen是我的妹妹,我当然想在她的面前表现得像一个哥哥的样子。

可是Butters是怎么回事呢?因为他是好学生乖乖崽?

Kyle也是好学生,但我并不在乎,他顶多说我几句,就像一个老妈子一样。

真够娘炮的。

显然这个理由不成立,我觉得我现在又是mysterious了,头顶一个大问号,真蠢。

Butters,或者是Leopold Stoch,和我一样是金发碧眼,但是他的颜色比我更明亮。在印象里,他总是穿着蓝绿色的衬衫和深绿色的裤子,头顶和后脑勺的头发剃得非常短,只有前额有一大撮头发,像西红柿的叶子似得堆在头上。我曾经用手触摸过他的金发,应该是非常的柔软,还散发着洗发精的味道,看着他的发色我总会想到柠檬微涩的香气。而我的头发乱七八糟的,隔上一周才有机会用来源不明的水和少得可怜的洗发精"照顾"一下它们,升入初中后我经常去Stan或者Kyle家洗澡,因为女孩们可不愿意和一个又脏又穷的男生交往。

他的左眼皮上还有我留给他的伤痕,那是在我们扮成忍着玩武器的时候发生的,天知道我会把手里剑扔的那么准,锋利的铁片扎进了他的左眼,后来的记忆里充满了血和Butters撕心裂肺的哭声,还有大家的手忙脚乱。

所幸他的眼睛保住了,只是那只冰蓝色的眼睛似乎失去了一些活力,眼皮上留下了一道细细的疤痕。

我真的不太愿意回忆起这件事,因为这总是是我感到愧疚,它们像小蛇一样地噬咬着我的灵魂。嘿,要知道人不能被垃圾情绪浸泡太久,不然就会变得和那时的Stan一样-------虽然他现在已经不靠酒精活着了,但那是因为Kyle最后把他狠狠地拉了回来,现在他们又和好了,铁打的SBF。

不过在我眼里那些话语就像是告白一样,虽然这很gay,但是我其实很羡慕Stan。

我一直渴望有一个SBF,无论他(她)是个多么糟糕的人。我应该是有过机会的,比如Henrietta,比如我的小女友,比如Craig,比如Cartman,比如...Butters?

那么现在的Butters又如何呢?他的头发是否还是像西红柿的叶子,是否还有淡淡的柠檬味?他左眼的伤疤是否褪去,左眼球是否依然失神?是否还在用其他单词代替脏话?是否...像以前一样善良单纯?

我不知道,我有些后悔刚才没有正眼看着他。

小学毕业后就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了,所以我想我得重新认识这个人,Leopold  Stoch

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睡豆_shadow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