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都吃

[bunny]You have changed, but you never change[01]

预警见序章,ooc

01  About fried chicken

教室里的空气仿佛一瞬间在我们之间凝结,这也太她妈尴尬了,但是,为什么?

为什么是Butters?

短暂的沉默后,一阵纸袋的响声把我拉回现场,他说:

"你想吃点炸鸡吗?"

"啊?"我怀疑自己的耳朵有没有听错。

"呃...我的意思是...我买完后我才想起了我不能吃...我爸妈最近看了一些关于垃圾食品的文章,所以...啊!不要误会,那个,我...我不是说因为是垃圾食品才给你的...我爸妈会检查我今天吃了什么,你知道的,不然我又要被关禁闭了!!!",他长叹一口气,经过一番紧张的说辞之后似乎放松了许多。

突然,他的眼睛猛地睁大,似乎想起了什么大事一样。

"啊,那个...呃…如果你不要的话,我,我就拿去分给...呃,Stan他们...我...不介意的......"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冰蓝眼睛盯着我的桌角,那上面有一点点金色的阳光碎片。

"......"

我的天哪,这大概可以说我已经见到上帝本人了,我的脑子里有十个瑞星女孩在跳舞,我的心脏在胸腔里欢呼雀跃,希望我不会因它而死,至少过完这个美好的半天。

有什么拒绝他的理由吗?

没有,也不需要,不吃是傻子。

但是我却说不出一句话,木木地点点头。真他妈逊毙了,还是在Butters面前。

他低着头把纸袋一股脑地塞给我,然后快步走出了教室,一间只有我一个人的教室,一间也许可以有两个人的教室。

我可以在他走出门的一瞬间叫住他,然后说: "嘿一起吃吧Butters,炸鸡一个人吃也太她妈无聊了",接着和他聊些什么打发时间。或者玩手机游戏(不过他的手机里大概没有吧,毕竟他的控制狂爹妈那么严格),或者聊聊那些过去的琐碎的破事,或者......

等等,停一下。

为什么,为什么又是你,Butters?

我拉紧兜帽的拉绳,闭上眼,努力把乱成一团毛线的思维理清楚。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夏威夷的沙滩和阳光,虽然我很清楚我正处于科罗拉多的秋天,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照着我的豪华免费午餐,我却无动于衷。

那还是发生在小学的时候的事吧,那次"寻根之旅"。碧蓝的天,碧绿的海,金色的沙滩,棕色的椰子壳,挡在自己面前的蓝绿色的花衬衫,有些褪色的回忆,还有那句时常在脑海里回荡的话:

"Kenny是我最好的朋友"

那时我就站在他的背后,偷偷地用手背抹了一下眼角。

湿的。

对于一个把死亡当成家常便饭的人来说,除了疼痛带来的生理泪水和假哭外,哭泣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第一次被生出来时的啼哭,算成没有也行。

死胖子吃完了鸡皮,我当着Stan和Kyle的面哭了。当着一对基佬的面哭了,这是我一生的耻辱,混蛋胖子,想想就来气。(这让我想吃炸鸡了)

和Butters在夏威夷。

其他的有些忘了,人就是这样,往往想从回忆里知道点什么时,都往往变得健忘。我想还是败给了我的肚子。

我开始享用我的午餐,吃饱了饭才能好好思考,我一边自我安慰着,一边从袋子里掏出了一块炸鸡。

炸鸡皮真她妈好吃。




评论(2)
热度(13)

© 睡豆_shadow | Powered by LOFTER